过往纪念 | 一位建筑师插画家的「 反乌托邦 」童话,模拟地球百年后光景

A Spatial Journey

澳大利亚概念艺术家、设计师兼插画家Nick Stath 尼克·斯塔斯

Nick Stath(又名 Nicholas Stathopoulos)在获得了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的建筑学硕士学位后,他开始从事建筑实践以及娱乐业的相关设计工作。

他热衷于创作描述建筑与自然环境关系的科幻小说与视觉故事。他的作品通过对空间、尺度、构图和氛围的不断探索,意在唤起人们的情感,让观众的想象力得以畅游其间。

最后一棵树 The Last Tree2100年。博物馆开放。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看最后一棵树。这棵树是我们历史中被保护的一部分。与当今世界形成鲜明对比的过去。许多人从未在这个颠倒的世界里见证过自然,在这个建筑里,自然被保护着。我们站在这里,敬畏这座与我们的建筑环境相对抗的纪念碑。时代已经变了。我们的世界已经改变了。我们听到老一代的故事,说大自然曾经「 在那里茁壮成长 」。现在,这里的环境仍然是有毒的,我站在这里思考,如果我们的物种更早地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我们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The Drop

机舱 Engine Room

要塞 The Fort

码头 The Dock

Nick Stath 从小就喜欢画画,并对艺术、空间和古代建筑着迷。这使他进入了大学,在那里他学习了建筑学。正是在这里,他发现了自己对视觉叙事和创造新世界的热爱。他的建筑背景与他对电影的兴趣相结合,使他在描绘探索空间、尺度、构图和氛围的环境时形成了独特的视角。

Beyond
巨大的柱子悬挂在一个微妙的机械系统上,保护着进入未知世界的入口。

光之庙 Temple of Light

进入黑暗 Into the Dark

光之厅 Hall of Light

上升 The Ascent
Nick Stath 的作品曾在 Archdaily、Designboom、The Creative Review 等全球平台上展出。Stath 最近还获得了由 Blank Space 举办的国际童话大赛的联合冠军,他的插图故事「 过往纪念 」(Monuments of the Past)描绘了一个被气候变化摧毁的未来地球。

  Monuments of the Past  
很久以前,地球上有许多高山和宽阔的森林,它们就在博物馆的墙外。Nick Stath 设想了一个怀旧的世界,人们只能记住这些自然特征。
「 很久很久以前,那些蓊郁的森林,绵延的山脉和广袤的草原是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 ⋯⋯ 」我这么跟儿子说。

2119年1月17日
日出 Sunrise. 6.03am在观看纪念碑第37号的时候,我向儿子讲述过去100年来人类对自然的污染与破坏,以及对气候剧烈变化的不以为意,直至万物逐渐凋零,人类开始想挽救却为时已晚。河川枯竭,大地贫脊,草木荒芜,地球慢慢变成了一颗死寂的星球,于是世界各国政府决定建造一系列巨型建筑,将人造自然景观搭建在高处,以纪念曾经的自然风光,而现在的人们也藉由造访这些纪念碑来想像拥有盎然生机的世界。

故事发生在100年后的未来地球上。所有的自然元素都不复存在,留下了一个类似火星地貌的世界。父母们给孩子们讲森林、山脉和草地曾经是什么样子的故事。

清晨 Early morning. 7.15am
我们离开了第37号纪念碑,沿着悬崖边向下移动,忽然间,尘土飞扬,一阵狂风吹向我们,我们的双脚开始颤动,原来是快递V34号从头顶上经过!V34号的上头承载了一片人造森林,这让我回忆起小时候曾幸运看过的红衫木树林,人们在林间呼吸新鲜空气的模样顿时历历在目。

Nick Stath 对未来环境的设想是一系列巨大的结构,将人造景观提升到空中。这些建筑中保存着古代的宝藏,旨在代表人类认为理所当然的地球自然之美。现在,成千上万的人从世界各地涌来,参观这些巨型建筑,这些「 过往的纪念 」,体验大自然母亲曾经的样子。

正午 Midday
正午时分,我们站在一座纪念碑面前,据说那是人类建造的第一座纪念碑,为了仿造冰岛蜿蜒曲折的山谷。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数以万计的人们选择定居在上头,只为了每天早上醒来时能看到过往熟悉的自然景观,尽管纪念碑上的居室狭小得令人不舒服。而在我们前往这座纪念碑的路上,我必须时时刻刻留意儿子的动向,以免他不小心践踏到道路以外的土壤,因为一旦触碰到受污染的土壤极有可能让他立即丧命。

「 我的故事受到气候变化的启发,人们习惯于将地球的美丽视为理所当然。我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表达,当未来大自然与她的资源已经在我们眼前消失殆尽的时候,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在这个世界里,父母只能对他们的孩子讲述曾经热爱的森林、山川和草场的故事。我认为未来世界会有一系列超大尺度的建筑,将人类的景观提升至空中。这些建筑物代表着我们过往的纪念。」

午后 Afternoon. 2pm在登上纪念碑前,已经可以听到远处人们的赞叹声。当我们走出电梯外,儿子睁大了他的双眼,敬畏地向前跨了一步,眼前绵延至远方地平线的山峰似乎打破他对大自然原有的想像。儿子转向我并说:「 爸爸,我们往后可以就住在这里吗?」因为我不想让他失望,这纪念碑里的住宅数量早已于几年前到达负荷,所以我告诉他:「 也许会有一天,我保证。」他低下头,放开了我的手。

通过不饱和的色调和柔和的调色板,Nick Stath 传达了一种怀旧但又非常可能的地球未来。建筑景观占据了他的大部分绘画,而人类在这个宇宙中只是一个极小的碎片,暗示着他自己的故事中反乌托邦的背景。

黄昏 Dusk.
在我和儿子度过了一个令人筋疲力尽但令人兴奋的一天后,我们沿着沙丘前往回家的路上。突然间,儿子的目光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他离开了原本安全的道路,欣喜若狂地跑向远处的沙地。我什么也不管地一股脑向前追了上去,尽管那些尘土充满致命的有毒物质。他蜷缩在地上像是正观察着什么奇异生物,当我打开手电一照,是株看起来像是植物的东西从土堆中冒出来,我搔了搔头想了想,这,有可能是真的吗⋯⋯?

年少时,Nick Stath 就爱上了《星球大战》(Star Wars)、《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和《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等科幻电影,并被它们非凡的气质所吸引。未来主义的空间、单一的建筑和外国的风景吸引了他的注意,并引导他追求创造自己的世界。

电影和摄影是 Nick Stath 最大的灵感来源之一。他总是对电影中一个场景所能创造的情绪和情感感到敬畏。灯光、空间和构图都是精心设计来与观众联系的。他一直在研究他最喜欢的一些电影,以了解其中使用的技术,并将这些经验应用到自己的作品中。《银翼杀手》中的摄影技术对他来说都是创作新作品的好帮手。

Arch 1.0

「 我一直对绘画和电影充满热情,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我被这部电影富有想象力的一面所吸引,当然还有黑色的巨石 ——一个简单而神秘的物体,它似乎有如此大的力量,它让我着迷,现在仍然如此!」
  Space, Scale, Composition and Atmosphere  
Nick Stath 创作了一系列名为「 空间、尺度、构图和氛围 」(Space, Scale, Composition and Atmosphere)的数字绘画,他在探索这些主题的同时展示了自己对当代建筑的看法。对他来说,我们今天所生活的是「 产生视觉集群的过剩和抽象形式的表现 」。在这个系列中发现的图像提出了通过将建筑剥离回一个极简主义的形式,并将其置于稀疏的景观中,向曾经强大的现代主义运动致敬,来应对这一趋势。

Cave 2.0

PORTAL 3.0

Portal 4.0

生成这些图像的技术强调了在环境中定位建筑的重要性,人们感知它的视角,以及与居住者及其周围环境相关的尺度。在这些想象的场景中,建筑作为一个高度依赖于它所处位置的地方而存在。结果是一系列大胆的构图,捕捉到一种好奇和神秘的感觉。

Cave里面是什么是未知的,鸟儿似乎在撤退

PORTAL 2.0

Sphere
球体的纯几何形状与自然景观形成对比Nick Stath 工作的第一步是收集与主题相关的各种参考资料,并简要说明他的工作目标。然后,他提到了他多年来收集的电影剧照,这些剧照激发了他创作强有力的构图和灯光场景的灵感。

DOCK

View 2.0
通过不揭示居住者所感知到的,构图创造了一种神秘感

Weight
当它脱离表面时,强调其重量的一种提升形式

Modernism 1.0

Modernism 2.0
混凝土板切割岩层在完成最终的作品之前,Nick Stath 通常会先画出一些小的黑白缩略图,以测试各种构图。然后,他将选择最有力和最成功的构图来描绘他想要传达的故事。然后,他将使用所建立的组合物作为最终作品的起始点。他现在用绘画应用软件 Procreate 来创作他的艺术作品。

GALACTIC HALL

TOWERS

Un-social housing
在荒凉的景观中,一系列的公寓营造出一种危险的感觉

Lunar Stair

View 1.0
无限的视野
Nick Stath 喜欢神秘感,并试图在他的作品中传达这种感觉。他认为,作为人类,我们是好奇的,总是有探索的冲动。科幻小说是这方面的一个很好的反映,他认为这是打开我们的思维,鼓励我们继续探索未知的最强大的方式之一。目前,Nick Stath 已经参与了娱乐圈的几个项目,包括一部12集的科幻剧集。

洪水到来之前 Before the Flood

观察塔 The Watchtower

Nick Stath 在他的最新作品中展示了在不久的将来海平面上升带来的灾难性影响。题为「 气候变化的游牧民 」(Nomads of Climate Change),这个有插图的故事描绘了一幅房屋被冲走的凄凉景象。一个人们为了躲避频繁的洪水而回归游牧生活的世界。

  Nomads of Climate Change  

寻找 Found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已经几天没呆在什么地方了。远处突然有光映入我们的眼帘。我们跑向小山,翻过了栅栏。我们寻找掩护。

回流 Overflow
昨夜的雨损坏了小屋。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进入筒仓。最后一个到达这里的人在建筑物的侧面标出了洪水水位。我们现在焦急地等待下一场暴风雨的过去。

休息 Retreat
我们在一个废弃的小屋里找到了休息的地方。有权力。希望它能经受住下一次风暴。

Nick Stath 的故事讲述了一对年轻夫妇为了寻找新家而北上旅行的故事,他们一直面临着残酷的生存挑战。为了躲避不断上升的水位,随着猛烈的风暴越来越频繁,他们前往地势较高的地方寻求庇护。

疏散 Evacuate
河水开始上涨,把我们和小屋隔开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去5号楼,那里是疏散点,保护我们不受接下来的袭击。

家 Home
随着洪水越来越频繁,普通的房屋被冲走了。人们别无选择,只能在地面上建造房屋。我们在寻找新家的时候,等待着水退去。

这个未来描绘了一个虚构的,但非常荒凉的世界,人们的家园已经被改变,以适应气候变化的影响。这个故事提出了一个问题:当大自然最终与我们作对时,我们作为一个物种该如何行动?Nick Stath 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当我们失去了一切,我们将如何进化?我们将如何生活?」

洪水准备 Flood Prep
七天的雨使我们的大篷车浮在水面上。雨停了,我们和其他人一起把房子抬离地面。我们预料下一场大雨。我们只能希望下次洪水不会把我们卷走。

破坏的建筑 The Architecture of Destruction生活在受保护的城市环境中,使我们无法看到自己造成的影响。随着我们建造更多,索取更多,我们无法以同样的速度增长来取代地球的资源。当我们为更高的建筑而奋斗时,我们忘记了下面被拿走的东西。随着城市的扩张,我们建造了水上建筑。从我的窗口,我看到远处的树木被收集起来,燃烧起来提供能量。在下面,我看着我们的垃圾流入大海。我们作为一个物种未能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太长时间以来,我们被隐藏起来,看不到我们脚下的星球在缩小。我们现在只剩下塔了,它们看起来像怪物一样,吞噬着路上的一切自然事物。那些曾经提出可持续发展城市的梦想家们的想法对我们来说只是故事。人们只能想象,如果我们更早地暴露在这种破坏之下,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Sketchbook

Thumbnail Sketch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